!
首頁 > 專題專欄 > 渭南標桿 > 正文
我這二十一年
發布時間:2017-02-10 15:06


華陰公路段夫水道班班長 郝曉琳

我出生在華陰一個平凡的養路工家庭,1994年技校畢業后,就一直在道班工作,到今年已經21年了。剛畢業的時候,我17歲,體重只有80多斤,去道班報到時,班長看見瘦弱的我很不情愿接收,試著塞給我一把鐵锨,不怕大家笑話,我覺得真沉啊,可不知為什么,我卻將它緊緊地握在了手里。

剛開始上班的時候,我不會干活,天天手上都是血泡套血泡,大血泡還沒有下去,里面就又磨出一個小泡來,第二天早上一摸鐵锨,疼得直掉眼淚。當時的老道工們一邊笑話我一邊手把手教我,經過一點一點認真地學習,我很快進入了工作狀態。記得那時,我們道班整理路容路貌,有一段陽溝特別深,我站在里面,只有頭能露在外面。因為陽溝太窄,鐵锨掄不開,只好用鐵簸箕,一簸箕一簸箕往外倒淤泥,30米陽溝我們卻整整干了半天。晌午,老班長自己掏錢給我們買來了肉夾饃,當時我累得腰酸腿疼,兩只胳膊都抬不起來,就站在臭氣熏天的陽溝里,用又臟又臭的手,拿起肉夾饃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。那一刻,淚水、汗水摻和著污水一同被我咽下。

1995年夏天,山洪沖垮了310國道的黃甫峪橋,交通中斷。河兩岸擠滿了相望而不得見的路人,洪水太大便道一時無法搶通,老道工帶頭跳進齊腰的水里,和交警們手拉著手搭成人墻橫在湍急的水流中,讓兩岸著急過河的群眾扶著我們的肩膀過河,那一瞬間,我似乎覺得自己都變成了英雄。2008年,快過年的時候,全省大范圍持續降雪,310國道華陰段交通受阻,大貨車小轎車堵了十幾公里,大人急小孩哭,怨聲載道。為了盡早讓受困的群眾回家過年,我和全班的兄弟姐妹們冒著大雪上路清雪破冰,鋪撒防滑料。手被凍木了,雙腳踩在雪地里凍得都失去了知覺,但道路可以通行后,我看見了一張張燦爛的笑臉。這笑容,頓時在寒冷的國道上構成了一道溫暖的風景。

渭南公路局實行管理機制改革的第一年,公路段每月只發放60%的工資,公路養護由過去的大鍋飯變成路段包干。消息一出,道班人員思想動搖,情緒低落,就在這個時候, 段領導把道班班長的重擔交到了我的手上。當時,只有26歲的我沒有退縮,沒有逃避,而是愉快地接過了這根分量很重的接力棒,成為當時渭南公路局第一個女班長。上任第一天我先給自己挑選了一公里最難養護的路段,然后針對道班新職工和女職工比較多,勞動力分布不均衡現象,采取老新差開、男女搭班的辦法;針對道班“一頭沉”職工較多的情況,組織青工在農忙季節,幫助他們收麥子、種玉米,解決生活中的實際困難。用這些樸素的辦法把大家的心聚在了一起,消除了大家對實行包段到人一時不理解的抵觸心理。人心齊了,道班的面貌也煥然一新,第二年,我們道班就被渭南公路局評為“先進班集體”。

自從擔任夫水道班班長以來,16.2公里的路我走了十幾年,閉上眼,路上的活兒都在我的腦子里。我知道這條路上哪里的坑槽要填補,哪里的水溝要清理,哪里的蒿草要清除,下雨了哪里的水會漫在路上,下雪了哪里該撒些防滑料。10多年來,我幾乎每天都是早上6點多起床出門,到道班把當天的工作向大家交代清楚,然后各自開始上路工作。我至少每兩天要把16.2公里的路巡查一遍,然后開始完成自己承包路段的養護工作。有時下班以后還要去道工和沿線群眾家里走訪,通過和群眾的溝通,求得他們的理解和支持,減少沿線群眾人為傾倒垃圾現象。

在家里,我基本上是一個甩手掌柜,家里家外,一點忙也幫不上,成了一個全職養路工。幾年前,兒子考到交大附中,一直都是自己管自己。每次送孩子到車站,懂事的孩子都會笑著安慰我:“沒事兒媽媽,我又不怨你,我能照顧好自己?!?

作為一名養路工,這些年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工作,可是組織卻給了我太多的榮譽。渭南公路局先后授予我 “十大標兵”“青年崗位能手”榮譽稱號,陜西省公路局把我評為“全省公路行業展示風采感動行業”先進典型。去年,我被中共渭南市委評為年度標桿人物,今年2月,被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“全國五一巾幗標兵”,時隔3個月,又被評為渭南市勞動模范。我知道,我所擁有的這些榮譽并不是屬于我一個人的,是屬于在全市865公里國省道公路上,像我一樣默默無聞的養路工們。

在這里給大家宣講后,我仍將回到我的道班我的崗位,繼續我的“四季戀歌”:春天鏟雜草、夏天補坑槽、秋天掃落葉、冬天除冰雪,繼續在那16.2公里的國道上,描繪我的夢想,放飛我的理想。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傳部
電話:0913-212643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